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16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不敢当,不敢当,我和阁下素不相识如何能称兄道弟,还是叫我叶修就好。”听闻苏沐秋是个仙人,叶修愈发客气起来。

苏沐秋像是不介意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道:“怎么就不能当了?我们可是往上数两世拜了把子的兄弟,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客气过,整天‘沐秋沐秋’地使唤我”

“你说什么时候拜的把子?”

“就你上上世,还当皇帝的那个时候。”

“等等?我还当过皇帝?你可不要骗我。”

“我骗你我有什么好处?”苏沐秋瞪眼,“咱们两个当时一拍即合,还搞了个门派呢,叫……叫什么来着的……?后来我也没管过,日子太久有点忘了……”

“嘉世道宗。”周泽楷突然开口道。

“对对对,就是那个。”苏沐秋狂点头,随即又看了周泽楷一眼,“你竟然知道?”

周泽楷不吭声。

苏沐秋略一思索,沉声道:“不对,你不过一个小小的修真者,如何得知前几世的事?”

周泽楷抬头,定定地直视苏沐秋审视的目光,没有丝毫回避。

叶修有点懵,苏沐秋的话信息量有点大,嘉世竟然是他和苏沐秋建起来的。嘉世追根溯源的老祖宗,当时只是个凡人的嘉王朝统治者,原来是他的前前世?但看苏沐秋对上周蘑菇的样子,前世这种事又不是能随便得知的,苏沐秋为什么字里行间地想要透露给他?

他略一沉思,上前将周泽楷护到了身后,对上苏沐秋的眼睛,说道:“阁下为何要将前世的因缘告知于我?投胎转世后,前尘本该是过眼云烟,葬于史料的尘土中。那人不是我,我也不是原来的那位了,阁下怕是糊涂了吧。”

“你看我像是糊涂的样子吗?”苏沐秋看着叶修挡在周泽楷前面,似笑非笑,“你是转世,也非转世,我现在能透露给你,眼下这个时机自然是天道定夺的。”

“至于有的人偷窥天机……”苏沐秋的视线看向叶修身后的周泽楷,幽幽地断言道,“他日后必不会为天道所容。”

他日后必不会为天道所容……

叶修的脑袋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地砸了一下,突然无法思考,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整个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低头看了看身边的周泽楷,周泽楷也抬头看他。见叶修面色苍白,周泽楷伸出了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像是在让他安心。

“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苏沐秋看着这两人的神色,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活像个恶人。

“什么办法?”叶修问道。

“你的修为太弱,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苏沐秋皱了皱眉,“说起来你这一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按道理不应该还是个筑基期啊。”

“此事说来话长。”

叶修见苏沐秋关心他的样子不似作伪,便把他知道的关于自己神魂俱灭前的事,以及他醒来后赶到嘉世的所有事都说了。

苏沐秋越是听下去,表情越是严肃。待叶修说完后,他也一时没回话,低下头在思考着什么。

半晌后,他才抬起头来。

“你想不想恢复记忆?”

叶修和周泽楷两人俱是惊讶的神情。

“能够恢复吗?”

“可以是可以,但只能恢复这一世,且需要你耗点时间走上一趟。”

苏沐秋说着含住手指吹了个哨,那只离得最近的仙鹤便走上前来,向他低下了头。

苏沐秋轻轻摸了摸那只仙鹤的头顶,对它说道:“去,把我那个装了天河沙的法宝拿来。”

仙鹤得了令,鸣叫了一声,展翅起飞,在仙雾中逐渐失去了身影。

“走一趟……是要去哪?要花多久的时间?”叶修问。

“嗯……其实不是真的说要你本人走上一趟。”苏沐秋看向叶修,向他解释道,“是将你的神识送回过去,将过去经历过的记忆再经历一遍。期间你的肉身还留在此处,我会为你护法。”

“至于要花多久的时间,那要看你的造化了,短则一周,慢则神识迷失,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再醒来。”

苏沐秋把最坏的结果说了出来,让叶修有个心理准备。叶修也确实犹豫了一瞬,周泽楷拉了拉他,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蘑菇,没事的。”叶修摸了摸周泽楷的头,看向苏沐秋,“既然阁下说是我曾经的朋友,却又敢让我走上这一遭,想必定是极有信心的。”

苏沐秋笑了:“你果然一直都这般聪明,我当然是信你能回来的,你可是天命之人。”

“说起来,你还是叫我沐秋吧,你这么客气我还真不太习惯。”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沐秋。”叶修称道,也不再勉强。

说话间,那只仙鹤便回来了,一来一回竟然这么快让叶修略感惊讶。苏沐秋只是微微一笑,接过仙鹤送来的一只葫芦,道:“小小的空间法术,不足为奇。”

苏沐秋领着周叶二人到了院落中,找了块空旷的地方,让叶修在空地中间打坐。之后就见苏沐秋将葫芦里的天河沙倾泻倒在地上,那天河沙流光闪烁,如同星辉一般缓缓落下。

将沙子倒完后,苏沐秋口中快速念着口诀,双手结了几个两人看不懂的印。

在苏沐秋开始结印的时候,周围就像是起风了一样,地上的天河沙开始动了起来,慢慢地绕着中间的叶修一圈一圈,聚沙成阵,围着叶修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让人看不懂的符号。叶修闭上眼,照着苏沐秋传音给他的方法,将脑内所有的杂念清除,让神识放空,好在他之前在秘境里已经体会过一次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并不算难。他看不见外面的情形,但隐隐感觉一片黑暗的意识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荧光,像是外面的天河沙渗入了进来,指引着他的神识向点点荧光处飘去,越飘越远,越飘越远……

在叶修的脑袋控制不住垂下来的那一刻,苏沐秋知道成功了,叶修的神识已经脱离了他的肉身。他又念了几句口诀,让法阵能够自行运转,便停下了手。只待叶修神识归来后,这个法阵就自动失效了。

天河沙一旦用完就没有了,苏沐秋这才想起来应该心疼自己的宝贝。心里默默记下了叶修又欠他一次,等哪天再讨回来。

因着明白叶修在阵中不会出什么大事,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危险,苏沐秋打算继续看他的书去。他一转身,看到周泽楷席地坐在阵旁,小小的脊背挺得直直的,只看着阵中一人,表情十分认真。

“你不用守着,他不会有事的。”苏沐秋笑道。

然而,周泽楷摇了摇头。

“怎么还是这么固执。”苏沐秋无奈,“你既然这世已窥得天道,该知道你们终究是殊途。一个是九天之上,一个是九重炼狱下,无论是仙是魔,都不会愿意你们在一起的。你这般强求,榆木脑袋当真是和前几世一模一样。”

周泽楷低下脑袋,抿了抿嘴,还是没有说话,背却轻颤了一下。

见周泽楷仍是如此固执,苏沐秋叹了口气,也不想再管了。

“随便你吧。”

说完,他回到院子里的藤椅上,往椅子上一坐,继续读他的书去了。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