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ABO】违规操作 09

*先婚后爱,私设重如山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一时兴起的文,更新不定

 

 

“要亲也不亲给你看!”叶修一拍桌子说,“还来劲了你。”

叶秋还想说点什么,这个时候服务员端菜上来了。如果不是碰上叶修,他基本不会在外人面前失态,只好闷声招呼两人吃菜。

周泽楷笑了一下,夹了菜放到叶修的碗里。

“行行行,我帮你就是了。”服务员出去后,叶秋皱了皱眉,最终就算他知道这样不妥,还是拗不过他哥,有些不情愿地妥协了。

“戏都让你看了,你能不帮吗!”叶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登记啊?我去和爸妈说,你不就是打得让我去说这个主意。”叶秋说。

“尽快吧,先把我身份证拿回来。”叶修也不否认。

“你等等我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黄道吉日。”叶秋说着拿出手机。

“叶秋同志,封建迷信要不得啊!”叶修怕这一拖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下周一是个好日子。”

“那可以。”

“……你前面还说不要封建迷信。”叶秋觉得他哥的厚脸皮的功力真的越来越强了,“登记之后我估计爸妈会把你的户口也转过来,也省的以后办什么事麻烦。”

说着叶秋又看向周泽楷:“可以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行,还有,你这事如果告诉爸妈后就得认真对待了。不然被爸妈看穿了,我也要和你一起完蛋。”叶秋接着说,“婚后生孩子的事我和你提过了,我后来想了想你说你不想生他们应该也不会强迫你。不过在这之前有一点更重要的,你们得办婚礼。”

“婚礼估计有点难。”这下换叶修皱起了眉,“夏休期结束没几天了,婚礼准备要很久。我是没什么问题,但下半年第十一赛季要开始了,小周还有比赛。”

“那还是先登记,回头婚礼的事你们自己再和爸妈商量一下。”叶秋三言两语说完,又往椅背上一靠,看着一桌的菜突然有点恍惚。

他不是没想过他哥要嫁人的这一天,然而这比他想象中还要没有真实感。就在这个饭桌上,就在这个屋子里,就这么几句话,他哥的婚姻就这么决定了。这次是真的要从那个家离开了,不是幼稚的离家出走,而是要和另一个人组建起一个家庭。

他又打量了一下周泽楷,周泽楷没有注意到他,那个好看得和明星有的一拼的男人正在给叶修剥虾。他剥完了就放到叶修的碗里,然后接着剥下一个,已经完全是一副照顾自家Omega的样子。叶秋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这个周伯伯家的儿子从见面起就是安安静静的看不出端倪。但叶秋知道,结婚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周泽楷肯定是同意的,而且他更不相信一个Alpha真的会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无害。

Alpha的征服欲都是刻在骨子里的,就算他想隐藏,总有一天也会暴露无遗。

叶秋看着这两个人,他们倒是很和谐,好像这事谈成了就行了。他却突然很想喝点酒,他知道自己酒量很差,可是今晚控制不住地想让自己放松一下,不要去想那么多事了。

那是他哥的事,他哥应该比他更清楚。他可以帮,但没法管。

一顿饭吃完,叶修出去抽了根烟,叶秋到最后还是没有喝酒。本来叶秋要去结账,周泽楷却抢先一步刷了卡,还对他礼貌地笑了一下。

叶修出去抽烟还没有回来,叶秋和周泽楷两个人单独坐着。他给周泽楷空了的杯子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周泽楷道谢后,接过来喝了一口,仍是无话。

叶秋已经看出来了周泽楷不爱说话,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先开口了:“我哥那个人吧,从小主意就多,明明是个Omega,却比我这个Alpha还不省心。和人说起话来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听着就特别气人。”

周泽楷安静地听他说。

“他以前从来都是随心所欲,我爸我妈也都不会说他,我跟着他玩,每次骂的都是我,就因为我是Alpha,明明他才是哥哥。”

“所以我小时候总是特别委屈,然而被骂了之后我还是会跟在他后面玩。后来想想也不是崇拜或者怎么样的,可能就是作为Alpha的潜意识里觉得很不放心他。”

“直到后来他离家出走,自己去打游戏,而且还成为了你们口中的大神,我才发现,他其实从来都不需要那样保护。”

“这些年也不知道都发生过什么,他也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可能我还没有你们这些职业圈的了解他。别看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并不是一路顺风顺水,至少早几年的时候大概过得不是很好。”

叶秋说到这里,感觉自己有点太矫情,又笑着摇了摇头。

“还好现在这些都过去了,他也回来了,而且没想到都要结婚了。”

说着他看向周泽楷:“你说他很好,想要照顾他,我决定相信你,因为你是他选择的人。如果他有什么说话做事让你生气的地方,你千万不要在意。他就是语气听起来嘲讽,但仔细想想说的确实都是大实话,你愿意听也可以多让他给你些建议。”

“更多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尽管我觉得我哥可能就是想要个身份证,但是为了给爸妈看,你们还是要过一段日子的。”叶秋叹了一口气,“我哥哥他,就交给你了。”

周泽楷沉默地听完叶秋的话,感觉手里的茶杯有些沉。他察觉到内心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让他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在叶秋说这段话之前,他仍是可以选择逃掉的,就像前辈和他说好的那样,只要不去真正地想就好了,将眼睛蒙住十分简单。

然而此时那个约定开始出现裂痕,那点止于礼的相亲心思被打破。他比他们两个年轻,很多事情想不到。叶秋这一番既是托付,也是在重新让他思考关于家庭,关于责任,关于前辈他要如何看待。

在叶秋的注视下,周泽楷郑重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叶修抽完烟回来了。

“刚刚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趁机说你哥的坏话了?”叶修一上来就拍了叶秋一下。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叶秋瞪他。

他们两兄弟又开始拌起了嘴,周泽楷却看着他们俩,想了很多。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他也确实想起了有个事情他必须做。虽然他知道前辈肯定认为没什么必要,但是与其事后弥补,不如还是做好。从今晚开始,他突然想要认真对待这个婚姻,尽管从相亲开始就像儿戏一样,但他不希望这段婚姻中少掉任何一个环节。

 

叶秋呆了两天就离开了,回去和叶父叶母说他们俩结婚的事了。那一天,周泽楷在叶修打游戏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认真地盯着看了很久,看得叶修都有点发毛了,他才放开。之后他有事出去了一趟,叶修也没有再在意这件事。

又过了几天,晚上周泽楷突然说想要出去走走,便开车带叶修来到了外滩。两人下车走了一段路,江的对岸霓虹灯闪烁着,车灯照得这座城市璀璨通亮。外滩的人一直不少,周泽楷带着叶修沉默地走着,直到游人减少的地方他才停下,周围也安静了下来。隐隐能听见不远处有家露天的酒吧正放着一首英文歌,旋律也是安静地流淌着。

Why do stars fall down from the sky

Every time you walk by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前辈。”这是周泽楷叫了他一声。

“嗯?”叶修下意识地回应了,却见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请你……嫁给我。”周泽楷认真地说。

他看着叶修,眼神深邃,却又很明亮,如同星辉落在了叶修的心里,有点烫。

盒子打开,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枚戒指,像是他为他摘下的星星。

 

-TBC

 

七夕快乐,愿单身非单身的都有个美好的夜晚


评论 ( 46 )
热度 ( 3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