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17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叶修的神识在荧火中穿梭着,眼前的视野中出现了一道白光,并且变得越来越开阔。他感到了一阵吸引力让他的神识不受控制地向那里飘去,直到视线逐渐变得清晰,他的眼前出现一只小小的花斑猫。

叶修定了定神,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自己回到了外面的世界。他看见了年少时还名为“叶秋”的自己,右手拿着一根狗尾巴草,似乎是在逗猫。

“前辈?”

他听见有人唤他,便向声音处望去。只见还有一个身穿轮回宗道袍的少年蹲在少时的自己身旁,那少年眉目清秀,眼神澄澈,大约豆蔻的年纪,正关切地看着年少的叶秋,见叶秋发着呆便又唤了他一声。

“你是……?”

“晚辈轮回宗弟子,周泽楷。”那少年说了这几个字就不再说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似乎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可是轮回宗来嘉世拜访的?”叶秋问道。

周泽楷乖乖地点了点头,然而这不与轮回大部队呆在一起却偏偏跑到这里的做法却算不上听话。

叶秋觉得这小子矛盾得有点意思,不禁勾了勾嘴角。

“你既辈分比我小,我喊你小周可好?”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还是没有再开口,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叶秋,好像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看起来不像是个傻的,但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叶秋皱了皱眉。

他站起身,拍了拍道袍上不存在的灰尘。周泽楷也跟着他站了起来,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叶秋瞄了他一眼,眼珠转了转,问他:“小周你先前可来过嘉世道宗?”

周泽楷摇了摇头。

“那你想不想去逛一逛?”

周泽楷点了点头。

“我带你去玩可好?”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这么几句下来,叶秋便看出来了。

好家伙,敢情这是个闷葫芦。

“那走吧。”叶秋也没有再说什么,迈开大步往山下走去,周泽楷不紧不慢地跟上了。

一出了嘉世道宗,叶秋便祭出了自己的剑。周泽楷只见那剑刃如冬霜,透着隐隐的寒光,剑身似浑然天成,流光熠熠,但真是绝世的神兵利器。见周泽楷看着那把剑发愣,叶秋笑道:“此剑名为却邪,是我因机缘巧合于秘境中偶然得到的。虽是一把绝世神兵,但我看它好像没有修为的限制,就干脆拿来用了,也好过供在祠堂里浪费。”

周泽楷听着叶秋说话,仍是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剑呢?”叶秋歪了歪头,看着周泽楷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接下来的路御剑会快一些,现在出了嘉世的宗门便不再有御剑的限制了。”

周泽楷反应过来,这才祭出了自己的剑。

从轮回来的时候,周泽楷便知道了嘉世是建在群山之中的,两人一前一后绕过了六七座山,终于在某一处的山脚下落了地。

叶秋带着周泽楷从那处山的山脚下往山上走去,周泽楷不理解为何不直接飞到山中央再落地更为省事一些。叶秋看他一脸疑惑的表情向他解释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山名为无名山,这山其实没什么奇特,然而这连在一起的山中有一座无名墓,是我无意中发现的。虽不知里头葬的是何人,但还是不要惊扰了人家为好,是以每次我都是走上山的。”

周泽楷不由得有些侧目,他不知叶秋是如此心思细腻之人。外界对于他的天才修炼速度过于神化,反而淡化了他作为一个会有情绪波动的人类的一面。身为修真强者,不以强恃弱,善待后辈,敬重生死,不论凡俗皆平等。如此的品格,怎未有人看过,未有人提过?

叶秋不知道周泽楷都想了什么,他因天才之名在宗门里人人对他既尊敬又疏远。找师尊说话,师尊对他的关心多是修炼进度;和师弟们说话,要不就是看到石佛开口了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要不就是一副和他结了八辈子仇又打不过他的倒霉样子。比起那些吓到了半天不敢说话的,还是那些喜欢跳脚的看起来有意思一点,所以刘皓一直被他整的很惨。不过整归整,整完后他还会教人家一点东西作为补偿,也不算太让别人吃亏不是?

然而这次不一样,叶秋笑着带周泽楷上山。这次的这位既不叫他修炼,也不会吓得哆嗦,更对他没有敌意,就是话少了点,也不是什么很大的缺点嘛。他的要求也不高,有人能陪陪他就好了。

“到了。”叶秋将周泽楷带到一个山洞入口,周泽楷见他一挥衣袖,撤下了入口各种大大小小的禁制。两人往里走,越往里越是一片漆黑。叶秋又是略一施法,洞内的烛光便亮了起来,周泽楷这才看清这洞内,竟然是一间小小的书房。

周泽楷一眼扫过去,书架上放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书,凡人的话本、中医的药方、兵法绝学、诸子百家等等,什么类型的都有,偏偏就是没有一本修真的正经书。书架旁的书桌上放着一幅字,写着什么“人之于知也少,虽少,恃其所不知,而后知天之所谓也。”那字虽不是写的有多好,却也有一种洒脱的气质在,一看就是叶秋的字。

“这里嘉世没有人知道。”叶秋满意地看向他的藏书,“都说修真之人要摈除诸多杂念,看起来自是要高凡人一等。然而连七情六欲都不知是何物,又该如何摒除?不过是假清高罢了。”

“更何况凡人的话本著作可是比阴阳五行有意思多了,书中的道理有不少放之修真界也大有文章。我为了这些可是跑了好几趟才找到这么多书,我可以借与你看,不过你可要替我保密啊。”

周泽楷眨了眨眼,明白了过来。说是带他来玩,这就像一个不听学堂夫子讲课的坏学生想拉个人一起逃课,这是要活脱脱让他也跟着不学好啊。

周泽楷有些迷茫,眼前的书对修炼来说确实看上去毫无益处,但是向他推荐这些书的人是叶秋,是修真界目前公认最有前途的天才之一,他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份好意呢?

周泽楷一向尊师重道,此时师尊的教诲像是从他脑海里迫不急要跳出来阻止他,告诉他修炼最重要,万不能有别的心思。他觉得自己的理智还是清醒的,想了想还是要委婉地拒绝比较好。

然而当他抬起头准备开口的时候,看向叶秋正注视他的眼睛,不知怎么的,舌头却像打了结一样说不出话来,鬼使神差的就点了点头。

叶秋高兴了,他从书房里找出了两把凳子搬到一起,又从书架上拿下了几本书,招呼周泽楷一起坐下看。两人座位挨得极近,手臂贴着手臂,叶秋并没有在意,反而是觉得离得近,到时候交流起来也比较方便。倒是周泽楷,在两人手臂贴到一起时,察觉到了一直带在身上的龙纹玉佩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他将手指探入随身的锦囊中,摸到了玉佩似乎有些隐隐发烫,不由得有些惊讶。

难道这个叶秋,就是他所要找的缘定之人?

 

-TBC

 

老叶上帝视角看当年自己怎么谈的恋爱


评论 ( 3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