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ABO】违规操作 04

*先婚后爱,私设重如山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一时兴起的文,更新不定

 

 

轮回和兴欣两家工会的记录刷出来时,所有看过第十赛季决赛的玩家真是有千言万语想吐槽,都觉得这事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兴欣和轮回怎么好的和一家人一样?还一起刷副本?第十赛季最后打成一团的到底是不是你们?而且副本名单里竟然没看到君莫笑,太不科学了,真的不是哪里ID高仿的工会吗?

普通玩家们不知道轮回和兴欣啥时候搞在一起了,副本队伍里的众人更是不知道两家队长啥时候搞在一起的。虽然江波涛他们小群里都听说两人去相亲了,但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不靠谱的事竟然还有下文,甚至还发展到床上去了。

在场还能反应过来的活人就周泽楷一个,叶修看见周泽楷面不改色点了点鼠标,选择放弃了roll点,下一个就自动轮到兴欣那边roll点了。

场上一片安静,方锐roll出了华丽丽的99点拿走了材料。要放在平常他早就得瑟了,此时也是安静如鸡。副本队伍又来了几轮roll点,沉默又快速,每个人都像被周泽楷附身了一样。在终于分完材料了之后,大家纷纷准备下线。周泽楷刚把角色接过来,还没怎么玩,看见江波涛也给他发来消息说要下线了,他一愣。

“不再开个本?”

江波涛抽搐了一下嘴角。

“队长,你们……还是早点睡吧。”

说完,他也下线了。

周泽楷看着基本都走了,他也没有在意,准备随便刷两盘竞技场就睡了。此时江波涛的QQ消息来了,他一点开,发现里面只有一篇文章链接——

[链接]《如何正确对待初夜,这位Alpha的做法刷爆朋友圈》

周泽楷正襟危坐,准备拜读。又想起叶修就在他旁边,他不好直接看。于是周泽楷考虑了一下还是先收藏起来,之后又点开了竞技场。

叶修没看到周泽楷的那些小动作,他找了张纸正擦着瓜皮掉下来溅出去的汁水,心里难得有些忐忑,感觉这事有些没底。

现在的人们不像早几年那样无节制,药物可以稳定控制发情,人体本身也可以克制自身的信息素发散。叶修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拿的是叶秋的身份证,加之他将信息素遮掩的很好,所以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Alpha。

直到他后来用回了叶修的身份,大家才知道他原来是个Omega。不仅之前名字是假的,就连性别也是假的。但那个时候他的Alpha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好多年了,所以职业圈的人对待他也没有太大差别。性别歧视已经快要是上个世纪的事了,没人在意这个,就连叶修自己到后来也只有需要吃药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个Omega。

但是眼下不一样,叶修无比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个Omega这一事实。今晚他和周泽楷孤A寡O相处一室,虽然他还没到固定的发情期,但要是真擦枪走火,那可就说不好了。

他将桌子擦了两遍,看了眼周泽楷。一枪穿云这个ID太亮眼了,普通玩家根本都绕道走,没有人傻到送上去为枪王大大刷胜率,周泽楷在竞技场半天等不到一个人,最后索性也下了。

周泽楷退出账号,伸手去拿账号卡,刚好碰到了叶修的手臂,顿时感觉接触到的地方隐隐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账号卡一个没拿住,掉在了地上。

两人:“……”

对于从来没有享受过躺地板待遇的一枪穿云账号卡来说真的是全新的体验。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捡起了账号卡,关机,从椅子上站起来。叶修紧张地盯着周泽楷的一举一动,完全没有了作为前辈的游刃有余。

周泽楷向叶修伸出手,叶修一狠心一闭眼,周泽楷就从叶修面前把吃完的果盘拿走了。

诶?好像和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

周泽楷将果盘拿出去后又很快回来了,叶修看着周泽楷走向自己,四周张望了一下,见之前捡起来的账号卡还没收起来,心下了然。

他拿起账号卡,友好地递给周泽楷。

然后,一个天旋地转,他就被抱起来扔上了床。

“啪”账号卡再次掉在了地上,这回一时半会没人想起来去捡。

叶修的脑袋像是炸开了锅,不敢相信这才相亲一个礼拜,他既订了婚又即将失身。

他被放平躺着,周泽楷的手撑在他的两侧,一条腿强硬地挤在他的双腿中间,从上方俯视着他,黑色的眼眸深邃,像是不见底的深渊。

周泽楷注视了叶修一会,像是在看他的反应。叶修和周泽楷对视着,表面看不出什么,甚至有些故作轻松,只有渐渐泛红的耳后根出卖了他的窘迫。在游戏外的叶修也就是个普通人,一个很平凡的Omega,禁不起Alpha这样的压制。他能感觉到周泽楷的Alpha信息素正小心地释放着,慢慢地将他包围。体内躁动的感觉更加强烈,他努力将这份感觉压下去,但是他知道他迟早会压不住。

然后他就看见周泽楷笑了。

周泽楷一笑,信息素如潮水般收了回去。叶修一下得到解脱如溺水得救般,感觉心脏跳得很快。周泽楷俯下身,趴在了叶修身上,但也只是趴着。他将脑袋埋在叶修肩头,叶修能听见周泽楷闷在被子里笑。

“……”叶修知道他被周泽楷耍了,不禁失笑,感觉先前的尴尬也一扫而空了。

“别笑了小周,你先起来。”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背,想让周泽楷别压着他了,“我们想一下今晚怎么睡。”

谁知周泽楷没有起来,但是脑袋朝叶修的方向转了过来,眨了眨眼睛,像是在认真听他说话。叶修也只好将脑袋转过去,和周泽楷面对面,只是两人鼻子都要贴到一块了,离得极近。

叶修无奈道:“你们家还有没有其他毯子或者空调被,床可以睡一张,但是被子我们还是分开盖比较好。”

周泽楷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叶修看不懂了。

见叶修一副茫然的样子,周泽楷才说道:“有,但是一床够了。”

傻孩子!不是说被子大小够不够啊!一个A一个O,只盖一床被子你说会不会有问题!

见叶修又要抗议了,周泽楷这才起身。叶修以为周泽楷妥协准备去给他搬被子了,结果周泽楷下了床,“啪”一下把灯给关了。

黑暗中,叶修感觉周泽楷上了床,躺在了他的旁边,将被子往两人身上一盖,还附带了一句:“前辈,晚安。”之后,就再也不吭声了,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叶修无语,他从来不知道周泽楷不仅会使坏,还很难哄。

叶修想了想,也放弃了挣扎。周泽楷也没再对他做什么,他这个做前辈的也不好再别扭了。反正什么也没发生,睡一晚就过去了。

想到这里,叶修打了个哈欠。前一晚熬夜的疲惫上来了,放松下来的他很快就睡着了。

待叶修呼吸平稳后,周泽楷睁开了眼,看了眼睡得安稳的叶修,伸出手轻轻碰了他的脸一下,很快又收了回去,心满意足地再次合上了眼。

第二天早上,前来旁敲侧击两人情况的轮回和兴欣众人知道这两位队长十分纯洁地睡了一晚后,不禁开始怀疑这一对AO到底是谁的性功能有点问题。

 

-TBC

 

还不到做爱的时候

评论 ( 23 )
热度 ( 3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