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12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像是为了印证陶轩说的话一样,易颜的丹药也在此刻效果褪去了。陶轩只见那容颜一时云里雾里看不清,而在恢复清明后,已是另一张让他难忘的脸了。

叶秋看着他,一派轻松的样子,竟丝毫不觉已陷入危机。

陶轩咬牙切齿,不知叶秋用了什么方法重生了过来。做贼心虚让陶轩觉得叶秋的每个表情都像是在针对他,都像在对他说:因果轮回,陶轩你有没有想过今天?

陶轩后悔了,不斩草除根就会遭到日后的报复,他怎么能犯如此简单的错误。当年就应该一剑挥下看着叶秋断命,就算当时太过心狠手辣会遭人诟病,也总比留给叶秋苟延残喘的机会,让他还能回来索命要强。

江波涛眼珠子转了转,对于眼前的情况便已心下了然,叶秋腰上的储物袋怎么看怎么眼熟,可不就是他们掌门的?掌门将自己攒了多年的宝贝全数放在了这个储物袋里给叶秋,这事江波涛也是知道的。

“我是不是把嘉世放在心里,你还不清楚吗,陶长老?”叶修淡淡地说道。

他是不记得了,但是看陶轩的样子绝不正常。

陶轩表情抽搐了两下,鼓起气势道:“我要早就清楚,当年便不会拖到宗门大比时才将你这魔修拿下。你这话又是有何居心?”

说完,不等叶修回答,陶轩转身对着轮回宗的两人一拱手道:“二位见笑了,此人是我宗叛徒,该交由我宗来处置。就算之前得罪过贵宗,交由我宗代为处理也不算过,还望周掌门和江长老不要插手。”

一个才筑基的叶秋还不足以让他这么客气,他其实早就想翻脸了,之所以还没动手是在忌惮周泽楷。周泽楷的修为在他之上,虽然是敌是友还有待商榷。

“陶长老说的是哪里的话。”江波涛笑眯眯地开口道,“这人既已叛出宗门,那就不是嘉世道宗的人了,哪有让嘉世一力承担的道理。”

陶轩语塞,江波涛这话是他们一定要插手的意思了。他悄悄张望了一下,想碰碰运气,找找还有没有赶来帮忙的人。

这时,他才终于注意到了不远处倒在地上的陈夜辉。

瞬间他的腰杆又挺直了。

“那便如何,二位请看!”陶轩装作气坏了的样子,义愤填膺地朝陈夜辉一指,“那位弟子是我宗的外门管事,叶秋对我宗弟子大打出手便是得罪了我宗,此事我们嘉世必须要管!”

江波涛探了探头看过去,心里一阵郁闷,只道是哪冒出来的倒霉鬼躺在这里坏事。他面色不变,开口道:“既然如此,人只有一个,我轮回宗要,你嘉世也要,那又该如何分?”

陶轩一阵无语,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怎么又回到谁来管的问题上了,你江波涛揣着明白装糊涂倒是好本事。

那边陶轩与江波涛短短几句周旋,叶修和周泽楷只是站在一边围观。叶修倒是想趁现在跑路,然而眼下周围的人比他高出一个境界不止,他就算手指头动了动,在场的人都能反应过来,这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闲来无聊,冲同样呆站着的周泽楷眨了眨眼,这里他也就和周泽楷最熟了。

结果他却意外看到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沉默道长在他的目光下,竟然渐渐红了脸。

“既然各有各的理,大家都讲不通,那不如便用实力说话。两位掌门切磋一下,赢的宗门便可带走这位道友,陶长老你道如何?”江波涛提议道,顺便瞄了周泽楷一眼,毫无意外地看见周掌门正有点害羞地盯着叶修看,不由得内心吐血。

您醒醒,要上场打架了,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眉目传情?

江波涛脑内传音给周泽楷将他点醒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旁人只见得周泽楷一点头,不待陶轩回答便强制开战。

江波涛话音刚落,陶轩便感到一阵疾风将他猛烈地向后拉拽,力道之大让他无法挣脱,也让他瞬间明白这不是普通的风,而是挤压了看不见的空间堆出的效果。

只听得砰砰砰飞快的三声,陶轩向身后的树撞去,一连撞断了三根树干。陶轩好不容易才稳住气息,调动自身真气从周泽楷的掌控中逃开,将喉间的腥气硬生生咽了下去。

“会不会一上来就出手太重了?陶轩好歹还是嘉世的代理掌门。”江波涛传音道。

周泽楷抿了抿嘴,江波涛也就不说话了。周泽楷属火系单灵根的洞虚期,且是个剑修,他一没拔剑二没放火,只不过使了个空间法术,说起来确实也是手下留情了。

根本不用担心他们家掌门打架,江波涛便给叶修传音。由于他比叶修的修为要高,便不受神识的约束可与叶修的神识对话。

“嘉世的其他人也快赶来了,等掌门将陶轩拖住,你便赶紧跑,我来掩护你。”

叶修听见江波涛的传话,清亮的眸子看了他一眼,略带惊讶。

“多谢道友相助。”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们掌门吧。”江波涛也不邀功。

陶轩与周泽楷来回过了不下五十招,到了元婴期以上的境界在修为不够的人看来基本就是神仙打架了,以叶修现在的修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招数。

周泽楷的压制优势很明显,本来两人等级就有差异,周泽楷之所以没把陶轩一掌拍死是碍于陶轩现在的代理掌门身份,当一个人的行为既要代表自己又要代表宗门,于己是一种束缚,于对方却是保命的筹码。

周泽楷耐着性子和陶轩过招,战斗起来暴力又充满气魄。江波涛眼见陶轩被困于战斗,立刻传音给叶修道:“跑!”

几乎是在江波涛传音的同时,叶修便跑了起来。跑了两步,江波涛嫌他这个筑基期跑的太慢,三步并作两步拉着他跑。

“等等,现在不能出宗,那个方向我猜陶轩传音命人围上了。”叶修对跑的方向有意见,“就算你是元婴期修为而嘉世的长老都不在场没人拦得住你,但若你被几十个金丹修士围住了,又或是被法宝困住了,一样也跑不了,陶轩不可能想不到。”

“那你说怎么办?”江波涛问道。

“往反方向跑,回嘉世。”叶修的目光闪了闪,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去秘境开启的广场,我逃到那里就行。”

聪明人之间无需再多的解释,江波涛瞬间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脚底一个打弯,带着叶修往广场方向赶去,边赶边问道:“你从哪得到进入秘境的玉牌了?”

说完,他自己便想到了答案。

“……那个陈夜辉?”

叶修点了点头。

江波涛不由咂舌,这个叶秋也太厉害了,就算是筑基期也不能小瞧了他。虽然他不知道叶秋具体的计划,今日可能他和周泽楷不来讨人,陶轩不被他们支来,或许叶秋自己就能把事情都搞定了。

可惜没有如果,现在他们既已破坏了叶秋的计划,眼下还是按照叶秋说的带他去秘境入口要紧。

江波涛带着叶修用上了风系功法疾行着,一路上放倒了不知道多少个来截人的嘉世弟子,终于赶紧赶慢地将叶修送到了嘉世秘境入口的广场上。

叶修谢过江波涛后,立刻冲入广场的大阵上。在嘉世长老们恼怒又无可奈何的目光下,就地打坐炼化了玉牌。江波涛看着阵中的叶修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直到消失在大阵中,知道叶修这是顺利进入秘境了。

完成任务后,江波涛刚想松口气,却见一道剧烈的火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了秘境入口的大阵。他的眼皮跳了跳,看见那团火焰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在落下来的一瞬间消失在了大阵中。

江波涛忽然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立刻通过神识与周泽楷联系,问问他那边的情况。

然而周泽楷神识那边的联系却像是被人切断了一样,没有回音。

 

-TBC

 

结果这周还是差一章补回来,下周看情况吧……


评论 ( 3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