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11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土系功法自是巍然不动,属于优秀的防御属性。然而偏偏被人研究出了与体修的体术结合,一拳一掌便带有雷霆万钧之势。

陈夜辉的拳头砸出,正面直奔叶修而来。叶修却似早有预判,侧身躲过。然而他却因没有修炼过功法,只得将真气灌入手掌,却是木属性的灵气自动跑了出来,缠上他的指尖。叶修一指点去,便见陈夜辉后退了三步,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木系虽主治愈类的功法,叶修这是以指代剑,初次使用没法留手,兼有五行相克,便在陈夜辉没有防备下伤了他。

这下就算他平时能和陈夜辉说上几句话,也算是结仇了。

叶修这头还没有想明白为何五行元素能自己从身体里跑出来,另一边陈夜辉却红了眼,没想到能被这还看不上的散修所伤。

不过经过刚才的初次交手,陈夜辉便感觉到了叶修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和自己不相上下。

这人……不是五灵根吗?短短两天就突破了?

陈夜辉不知叶修是否遇到了某些奇遇,但是这人肯定不简单。既已非友,而此人又不怀好意,那么便留不得。

这么想着,陈夜辉丢了几个风系功法让自己速度调整到最快,手上飞快掐诀,一只水蛟便出现在两人中间,眨眼间向叶修袭去。

在陈夜辉掐诀的时候,叶修也没闲着,他从储物袋中找到佛修炼出来的金钟罩往自己身上丢。既然进攻有所欠缺,那防御得赶紧跟上啊。

做完这一切之后,水蛟已经吼叫着冲到了叶修的眼前,在千钧一发之际,狠狠地撞在了金钟罩上。在叶修眼前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壁,从水蛟炸裂开的地方,空气一阵不稳,肉眼可见似水波一般荡漾了开。

然而就算破了水蛟,叶修也丝毫不能掉以轻心。在水蛟飞出之时,陈夜辉便也动了起来。叶修感到身后一阵掌风,他略一低头,躲过的同时,双手抓住陈夜辉的手臂,将他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直接往地上一砸,瞬间地上就是一个窟窿。

陈夜辉面色苍白,挣扎了两下想站起来。叶修却没有趁胜追击,反而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像是在回味。刚才那不是什么功法,而是下意识的感觉,就好像他和某位体修曾经比试过很多次,动作都已经十分熟练了。

不过已经想不起来,还是不要想了。命中有时终会有的,他有预感,自己与那人在不久的将来会再次相见,以宿敌的身份,重新战上一场。

而这个陈夜辉,还不够看的。

叶修见陈夜辉已经快站起来了,心思一动。之前破裂的水蛟已经变成水洒在了地上,他按照心中所想略一调动,那些水元素便颤颤巍巍地从地上剥离,又浮在了空气中。

陈夜辉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将他原先的水蛟拼凑了起来,没见对方掐诀或者使用任何法宝。那水蛟的样貌竟和自己原先放出的那条分毫不差,而且在叶修的调动下,身形暴涨了不止一倍。

不妙!

陈夜辉做外门管事多年,一向谨慎小心。既然隐隐感到了危险,他就算内心再怎么波澜,脸上仍是看似平静,边调动土系元素准备防御,边准备伺机逃跑。毕竟这里是嘉世的地盘,就算陶长老府上没人敢路过,只要他跑出去了,叶修就完蛋了。

更何况他还要留着一口气进入秘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然而叶修这个五灵根不仅对他修炼没有阻碍,而且对于元素的感知也是一样不少。从他初次不经意间调动元素开始,元素的感知就突然被敞开了。他毫不意外地感知到了陈夜辉正偷偷地往自己身上调动风系元素,假装对此毫不知情。

两人的考量都是在一瞬间的事,陈夜辉也顾不得能给自己全身加满风系法术,立马准备开溜。

然而却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脸色大变。

只见叶修的那条水蛟突然怒吼一声,在空中盘旋着,从头到尾一瞬间全身都染成了金色,像是蜕皮破茧,原本的水蛟头部也不知不觉变了样。

陈夜辉瞧着那头上的犄角,变长的须,以及那突然暴涨的气势,差点没晕过去。

那哪里还是原来的水蛟,分明就是一条巨龙啊!

听着龙吼阵阵,这回陈夜辉根本都不装模作样想要挡一下了,直接撒开脚丫子有多快跑多快了。

然而龙岂是寻常修士能比得过的?就算不是本尊,既然化为了龙形,便也不是一般修士能抵挡得了的,何况区区一个筑基修士,还真的不够格。

那条以金护体的水龙几乎眨眼间便追上了陈夜辉,衔住他的后衣领往天上一扔,顶着他直冲云霄。

远处的嘉世弟子们像是有所感应纷纷抬头,因着看不清还有个陈夜辉,他们只见有一条巨龙横空出世,在阳光下反射出他金色的鳞片,似杀伐的流光。那条巨龙盘桓在嘉世的山头上,发出阵阵龙吟,不禁想要让人顶礼膜拜。

陈夜辉在最后陷入黑暗之前看了叶修一眼,恍惚间让他想起了一个人。这龙分明是似曾相识,只不过原来是条雷龙,现在却是条水龙。

是了,这也不会有别人了。陈夜辉摔在了地上,闭上了眼。

叶修的灵力也耗费的七七八八了,那条龙飞下来后便在空气中消散了。刚才灵机一动想出来的法术对他现在的修为来说消耗巨大,陈夜辉再不倒下他也撑不住了。

他脸上已基本没了血色,服下两粒丹药后,他去探了探陈夜辉体内的气息,在确认还剩下一口气之后,他便放了心,毕竟说上过几句话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他也是不想杀的。

可惜了,就是还是要被人发现了,刚才那招太过于招摇了,怕是有不少人要赶来了。要在第一个赶来的人之前画完阵法怕是来不及了,得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叶修心思活络,很快有了计较。

他翻开陈夜辉腰间和孙翔一样的布袋,将进入秘境的玉牌取出,放入自己的储物袋中。

他想出的退路便是逃入秘境。

秘境庞大且地形复杂,再加上秘境进入后的地点是随机传送的,只要他能进入秘境,便有一线生机,也许还能遇见一定机缘。加之在他和陈夜辉战斗一番后早过了秘境大阵的开启时间,宗门的长老们都无法出手,他过去后差不多正好能赶上入口开启的时间点,想来也是天注定了。

要赶快了,易颜的丹药效果快过去了。叶修低下头,准备换一条道从这山头上下去。

也不知上天是给他机缘还是要斩断他的机缘,才走了两步,一个气急败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好啊好啊,欺瞒了我这么久,我早该料到你这魔修必不会这么早死绝,果然是祸害遗千年!”本应该参与秘境大阵开启的陶轩出现在了眼前,正恶狠狠地看着他。

嗯?陶轩不在大阵处?是哪里出了问题?叶修皱眉,心下一沉。

“陶长老,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我和掌门对贵宗不熟悉,陶长老突然就不见了,我们还真是差点就迷了路了。”陶轩身后,江波涛和周泽楷看似不紧不慢地跟着赶来,脚下却是使出了神通,一步抵十步。

“江长老早就识得嘉世的路了,自是不用我领。”陶轩的声音冷淡,似乎不想与他虚与委蛇了,“江长老与周掌门对嘉世知道的事怕是比我知道的还多,就连嘉世的客人是何许人也比我们做主人的清楚。”

“是不是,叶秋?”陶轩死死地盯着叶修的脸,像是要把这张平淡无奇的脸看出一个洞,“龙抬头可是你的自创功法,你这魔修潜入嘉世又如此自报身份,可是没把我堂堂嘉世道宗放在眼里?”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