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10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陶轩作为代理掌门,本应该带领众位长老前去秘境开启大阵,然而周泽楷到来一事却是猝不及防,让他不得不先赶过去。行至半路,他感应到了洞府的禁制被触碰,发现陈夜辉在那里,在传音了解了情况后,嘱咐他赶紧去入口广场集合,自己已经过去周泽楷那边了。

陈夜辉松了一口气,也是,虽然他不能传音,但是轮回宗的江波涛一向做事滴水不漏,不可能不知会陶轩。他又打起了精神,准备往秘境入口赶去,陶轩这时却又传音来了。

“我刚才感觉到禁制周围的气息不止你一人,怕是有老鼠钻进来了,你且先离开,等一会再回来帮我看一看。”

陈夜辉得了指示,便依言先离开了。

陶轩安排下去后,他也没再关注洞府那边的情况了,在他看来那只隐藏的很好的,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子,不值一提。眼下最重要的事便是接待周泽楷,他叮嘱长老们,若是他没及时赶回去,大阵到了时辰还是要开启的,补上他的空位便可。

周泽楷在正厅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一言不发,没有坐下,江波涛站在他的身后。轮回宗的弟子已经赶去广场集合了,这里便只有他与江波涛两人。

“不知这次竟是周掌门亲自上门,有失远迎。”陶轩快步上前先一步行礼,如今的五大宗门,嘉世道宗近年来已经排在了末尾,而轮回宗却是风头正盛,有种要争夺首位的气势,陶轩不得不客气一点。另外,同为掌门级别,陶轩是代理掌门,比周泽楷还要稍微矮了那么一头,自然对周泽楷是不敢怠慢。

然而就算陶轩足够给面子了,周泽楷仍是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他。陶轩只当招待不周,请周泽楷和江波涛上座,命人赶紧为贵客上茶。

周泽楷这回坐倒是坐下了,茶却一口没动。

没想到周泽楷这次是来摆脸色的,感觉到陶轩也有点不开心了,他不记得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周泽楷。

江波涛见状,连忙切入正题道:“陶长老不用费心了,我们这次前来,是来讨一个人的。”

“讨人?”陶轩一愣,接着皱了皱眉,“可是轮回宗的弟子被我宗哪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掳来了?”

修真界以强者为尊,各种蛮不讲道理是常有的事,包括强行抢人,陶轩这是误会嘉世有人看上轮回哪个小姑娘给强行抢回来了。

“嗯……是,也不是。”江波涛目光躲闪,内心嘀咕:该说是那个“被抢走的人”自己上赶着送上门来的才对。

“周掌门与江长老莫担忧,你们只需将那人名字告知我,我派人下去查清楚了,就能给你们送回来了。”陶轩松了一口气,感觉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叶修。”周泽楷只说了两个字,又不说话了,他盯着陶轩,不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周泽楷突然开口,陶轩被吓了一跳,没注意到他说什么。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竟然是他听到过几次的名字,而且还正是最近在宗里一直像在查什么事的那位筑基修士。

只是,叶修又和周泽楷有什么关系?难道叶修到处打听消息背后是和轮回宗有关?

陶轩暗自揣测着,表面假装镇定地啜了一口茶。过于想要掩饰则必有妖,江波涛看他这样子就像是知道这个人。

“半个月前,确实有一名为叶修的道友来我宗,只是我看他是一介散修,又不知如何会与轮回宗扯上关系了?”陶轩谨慎地开了口,既然对方找到了他,必然是已经确定人在嘉世了,那他也没必要隐瞒,但是事情的缘由他还是要问清楚的。

“不瞒陶长老,此人确实与我宗有过不少的瓜葛。”江波涛偷瞄了一样周泽楷,说道,“此人先前得罪了我们轮回宗,详细不方便透露,只希望陶长老不要包庇此人,将人交给我们,后续我们会自行处理。”

江波涛这个方法的可取之处在于,要向陶轩说明叶修与轮回宗的关系,现场编一个让人半信半疑的理由,还不如直接说叶修得罪过他们,要陶轩毫无顾忌地放人来的更快一些。

果然,陶轩听完不疑有他。这样便能解释得通了,周泽楷一来脸色不太好,原来是怀疑嘉世私下里包庇这位得罪过他们的叶道友。

“江长老言重了,我宗本就不会插手他人之事,先前不知此人与友宗有过节,既然现在友宗说明缘由,开口要人,便是一百个叶修也会交由友宗处置。”

听到“一百个叶修”,江波涛的表情抽搐了两下。

一个,一个就够了,别来一百个。

“只是,现在那位叶道友现在不在自己府内,他在的地方,一般的弟子是进不去的,没法为江长老把人带来,还请两位随我来。”陶轩十分客气,他说的确实是实话,自己的洞府没有紧急的情况,一般人是不敢去的。

周泽楷与江波涛对视了一眼,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陶长老了。”江波涛说道。

 

陶轩因为特殊情况,没有亲自去开启大阵,叶修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只能看到陈夜辉触碰了禁制,过了一会似放下了心,径自走开了。

他在假山后面等了很久才走出来。他查探了一下陶轩洞府的禁制,解除禁制凭他现在的修为需要辅助法阵,而且这是有元婴修为的禁制,不是画一两个法阵就能搞得定的。他需要在禁制周围画上足足二十五个法阵不能出错,开启时还要同时为这二十五个法阵注入灵力,才能顺利地解除禁制,所以他还带了不少的灵石用来补充灵力。

翻出材料,叶修便开始画了。他虽在重生后并没有正式接触过法阵相关的知识,然而这副身体好似是有记忆一般,他只需脑内想到要画什么法阵,沾了灵泉的笔杆子便自己动了起来,过了一会便画好了。

他从储物袋中翻出一本法阵书,对照了一下,发现没有错,便放心开始画下一个。

一直待他画到第十六个的时候,他感到身后有一丝不寻常的气息,重生前的战斗经验让他下意识脑袋一偏,躲过了一柄飞剑。

叶修就地迅速转了个身,看见了本应该已经离开的陈夜辉站在他的身后,也一脸阴沉地打量着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来陶长老的洞府?”陈夜辉语气不善。

叶修笑了笑。

“我告诉你的话,你就会让我进去吗?”

“自然是不会,既然你不想说,那你今天便留在这里吧。”陈夜辉伸手收回了飞剑,他是水土风三灵根,依靠风系控制飞剑,然而筑基期的他还无法随心所欲,索性一击不成便收回。

当初捆孙翔的捆仙索是要在对方大意或是无法反抗的情况下才能将人绑住得逞,但看眼前陈夜辉一副进入战斗模式的样子,捆仙索怕是起不了作用。

陈夜辉开始结印,应该是土系的功法,叶修看着看着突然起了自己战斗的心思。反正现在陶轩应该是在秘境的大阵入口,距离大阵开启还有些时间,他是一点也不急。在他的修为进入筑基中期后还没有彻底稳固,不如就通过实战让现在的修为更稳一些。

想到这里,陈夜辉也攻上来了,拳头上隐隐缠绕着土系的气息,怕是一拳下去,叶修的五脏六腑都得搅个天翻地覆。

是低级的体修招数。

叶修隐隐感觉这招数好像有点熟悉。

 

-TBC

 

昨天下班回来实在是太累了倒头就睡着了,漏了一天更新,周末会补上。


评论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