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07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这位叫吴雪峰的道友,名字上怎有一道划掉的痕迹?”叶修像是随口问道。

陈夜辉本要将名帐收起来的手停顿了一瞬,又很快将名帐收了起来,答道:“因为这位道友现在已经不在我宗了。”

“他去哪了?”

“你也知道,我宗曾经出过一位魔修的叛徒,而吴雪峰恰恰就是这位魔修的好友。魔修被废掉修为逐出嘉世后,吴雪峰便也退出了宗门。”陈夜辉不疑有他,只当叶修好奇,又好心提醒道,“总之,更多的事情我没法和你说了,你不是我宗的人,知道太多于你也不是好事。”

叶修像是理解了他说的话,点了点头,心里默默将寻找吴雪峰此人列为一条线索。

陈夜辉收起了测试根骨的灵器,请叶修去待客的正厅一坐,他已将结果与孙翔传音,等孙翔找陶轩汇报完,直接去接他的朋友即可。

叶修随便找了一个位子便坐下了,禀退了想为自己倒茶的外门弟子,自己为自己倒上了茶水。外门杂事颇多,陈夜辉还有事要忙,便先走一步了。而叶修自认以他的修为还谈不上是宗内的贵客,也不好意思要人帮忙倒茶,就干脆自己动手算了。

叶修并没有等多久,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孙翔就和陶轩汇报完来找他了。

“你竟然是五灵根?”孙翔刚进来便是这句话。

“是啊。”叶修点点头,“测出来便是如此。”

“你不应该是雷属性单灵根才对吗?”孙翔纳了闷。

“也许是神魂重塑后,灵根也跟着改变了。”叶修猜测道。

孙翔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对了。”叶修似乎想起来什么,“师弟,我原来的洞府还在吗?”

“在倒是在……”孙翔的眼神有些躲闪。

“嗯?”看孙翔突然吞吞吐吐了起来,叶修不明所以。

“只不过……只不过现在是我的洞府了,陶长老指定给我的。”孙翔狠了狠心,还是交代了。

“这不是挺好的嘛。”叶修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嘉世还挺会废物利用的。”

“……”话倒是像在夸奖,就是听起来有点奇怪。

见叶修真的不在意,孙翔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

“那我的东西还留着吗?”叶修又问道。

“嗯……也不在了。”

“扔了?”

“烧了。”

“烧了?”叶修惊讶,“你们也不怕这里的灵气受浊气侵染?”

“因为陶长老说都是魔修用过的东西,烧了这叫净化。”孙翔答道。

“净化?”叶修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

怕是有什么关键,让那位陶长老想毁尸灭迹才对。

孙翔不明白叶修突然笑什么,如果叶修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的话,他再让宗里备一套就是了。然而叶修笑了一声后,又不笑了,兀自思索着。他也不知该不该插话打断叶修的思考。

过了一会,叶修抬起了头,说道:

“今天让我住你那里。”

孙翔感到一阵窒息,拼了命地摇头拒绝。

叶修觉得奇了怪了,道:“师弟你用得着拒绝的那么激烈吗?那原来还是我的洞府呢,我都没怪你不打招呼就住进去了,你还对我要住回去有意见了?”

叶修这话说得孙翔又是一阵哑口无言,不是说好不在意占了洞府的吗,怎么又要算账来了?

然而在其后叶修的铁齿铜牙死缠烂打之下,孙翔最后不得已只好点了头,带着叶修回到他原来的洞府。

“师弟啊,师兄想睡床。”一进了洞府,叶修便自顾自地往那唯一一张石床上一坐。

“等等,你睡床那我睡哪?”孙翔没想到叶修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

“师弟你的修为都快结丹了,还需要睡觉?”叶修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孙翔吐血,这意思不就是说我要和你抢床的话就意味着我的修为不够嘛,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孙翔愤愤不平,但又毫无办法,只好收拾收拾周围的蒲团,今晚打算打坐应付一夜了。

叶修看着孙翔收拾了半天,在他坐下差不多入定了之后,这才合衣躺在了石床上。

不是他故意欺负孙翔,而是根骨测试看似轻松,实际上他体内的真气基本都被抽调走了,此时翻了几座山的疲惫上来了,他确实十分需要躺下休息。孙翔估计也看出来了,所以才会嘴上虽不满,但还是把床让给了他睡。

另外他想到,如果是在嘉世随便找间给客人的客房住下,他又怕那位陶轩长老会想突然见见他这位“贵客”,万一一个不谨慎被陶轩发现他就是叶秋,到时候他怕是无法脱身。想来想去,只有这样的办法了,至少在这个师弟的洞府中,看起来还是蛮安全的,他也可以再找找自己曾经住过的洞府里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叶修躺下,思虑重重地闭上了眼,疲劳席卷了上来,不一会便睡着了。

 

魔界,九重炼狱。

五芒星阵中,周泽楷正端坐在阵中。他一袭白衣,面容俊朗,与周围狰狞的炼狱看起来格格不入。

周泽楷面无表情,看似轻淡,然而鬓角却止不住地有汗水滴落,身体轻微地颤抖着,像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当年为救叶秋而闯七世轮回阵,虽然最终得到了还魂引,他自己却也身负重伤。体内原本势均力敌的灵气与魔气失调,这几年魔气反噬得厉害,他必须定期回到此处,利用阵法将其压制下去,才能回到修真界继续做他的轮回宗掌门。

很快,五芒星的光辉消散,他又端坐了一会后,这才慢慢起身。

“尊上。”江波涛见周泽楷站了起来,立马上前为他递过丹药。

周泽楷从江波涛的手中接过丹药,闭上眼服了下去。江波涛知道他服过药后还要调息一会,便在一旁候着。

过了一会,周泽楷睁开了眼。

“这次闭关,几日了?”他问江波涛。

“不过十日。”江波涛答道。

“好。”周泽楷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尊上,总这么抑制下去不是办法。”江波涛又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因着周泽楷魔尊的身份,在魔界他都称呼周泽楷为“尊上”,“魔气得以杀戮之血饲养,被抑制久了,最后会反噬得更厉害。不见血,这必然是个死局。”

“嗯。”周泽楷没有反对江波涛的说法。

“那我们……”

江波涛还想说下去,却被周泽楷抬手阻止了。

“我答应过他,不会杀人。”一提到那位,周泽楷整个人的气息都柔和了下来。

江波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怎么每次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周泽楷老要把那位搬出来。修真者不杀,世上那些穷凶极恶的凡人也是不杀,说是死生有命在天,自会有天道来收。既然还不是个死,让天道收还不如便宜便宜他们,早死晚死还不都是个死。

“这个约定,他怕是自己都不记得了,尊上你又何必守着。”江波涛感到很头疼。

人人都道魔道之人心性残忍,杀人如麻,却偏偏这个魔尊手上还从未见过血,说出去怕是要人笑话。

“只要我还记得。”周泽楷轻声说道。

“你这是又何苦呢,就算是道侣,你们当时还未正式合籍。你对他这么好,他可念过尊上你一点恩情?”江波涛说道。

“你不懂。”周泽楷的眼底一片温柔,“前辈待我很好。”

见江波涛神色仍是犹豫不定,周泽楷又道:

“此事以后不必再提了。”

说罢他便先一步瞬移出了炼狱秘境,只留得江波涛一人连连叹气。

 

-TBC

 

有些时间线不是按原著来的,只求因果讲清楚了就好,不要在意哈。

关于小周才是魔道,前文其实是有伏笔的,比如将形神俱灭的人救回来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歪门邪道啊,却邪对小周给老叶的玉佩有反应啊之类的,这大概是全文最早揭开的一个简单的伏笔了,以后伏笔就不解释了大家去前文找线索就行。

另外今天悄悄拉了个朋友入坑,终于不是一人在默默填坑了,十分开心嘿嘿。


评论 ( 5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