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05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叶修扛着孙翔走下山,中途停下往受伤的臂膀处涂了点药。又用周泽楷留的灵药隐去了形神。不仅修为和气息被掩盖,样貌也变得名不见经传,是让人转头就能忘记的那种。

在叶修捣鼓的过程中,孙翔一直黑着张脸,一言不发,只在叶修涂伤处时,眼神有点闪躲,像是不好意思。

叶修看见了不由一笑,心道这个便宜师弟也太容易看懂了。

后半段的下山路,叶修开始试图和孙翔聊天,疯狂挑战孙翔的下线。孙翔被一个不要脸的男人扛在肩上,还要时不时被捉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然而他从脖子到脚被捆仙索捆得死死的,真气也被锁住无法调用,除了能骂骂叶修外,毫无攻击力。

不过,孙翔骂归骂,脑子至少还没被锁住,意识还是清醒的。他很快就从他和叶修的对话中感觉到了,叶修现在记不得一些事了。

看来神魂破裂还是让他遭受了创伤的,孙翔猜测到。

走了几步路,还没有到山脚下,却又见到了上山的道。叶修似是不意外,嘉世附近山峦叠嶂,一座连着一座,肯定不可能刚下山就到了,怕是前头还有好几座山要翻,孙翔只是为他指了个方向,只能说方向估计是没有错的。

叶修将孙翔从背上放下来,放到了地上,像种菜的农民伯伯放下了一直挑着的菜。

“师弟,前面还要翻几座山?”叶修从储物袋里找到了一壶水,喝了一口问道。

“大概五六座吧。”孙翔躺在地上,望着天,有气无力地答道。

“五座还是六座?”叶修想问个明白。

“我是御剑飞过来的,我哪记得住!”孙翔翻着白眼。

也确实不能怪他,这么多山,他还真的没有徒!步!走!过!也就叶修这个奇葩不会御剑,硬要从山里走出来。

叶修像是才想到这一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如今按照他的体质,倒是不会怎么累,就是翻一座山时间还蛮长的。夜里他也不能赶路,毕竟最忌讳半夜爬山,万一山里钻出什么妖兽来,大半夜他还真不一定能打过。

说到底,如今的修为还是有点不太够。

想了想,他又继续问道:“师弟啊,你御剑这么好的话,你现在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了?”

听到这话,孙翔的表情顿时变得很有趣,眼里有些小得意的样子。叶修的修为现在比他低,自然探不出他的修为。

“筑基大圆满了,就快结丹了。”

叶修看着孙翔一脸“怕了没,快来跪舔爷”的表情,心中不由感到好笑。不过说实话,这个年龄,这个资质,已经算是天才了。

可惜修真界,最不缺的也是天才。

叶修心中一动,又问道:“那周泽楷你认得吗?他的修为又如何?”

孙翔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古怪。

“你不是人都忘了吗?嘉世那么多事你都不记得了,你居然还记得轮回宗的周泽楷?”孙翔艰难地扭了扭头,看向叶修,不禁怀疑他到底是哪个宗门出来的。

“嗯……算是知道点。”虽然都是周泽楷自己说的。

孙翔定定地看了叶修一会,说道:“轮回宗的周掌门,众所周知他的修为是个谜,此人深不可测,见过他的人都说无法看出他的修为,其中也包括陶长老。”

陶长老,即陶轩。长老至少也该是元婴期了,周泽楷由在陶轩之上,那么至少是元婴后期的实力,又或者已经达到洞虚级了。

“没想到天赋还挺高的,怕是修界第一人了吧。”叶修感叹道。

听到这话,孙翔扭过头去,用后脑勺对着叶修。其实原来有个天赋更高,修炼速度更快的,虽然很不想承认,恰恰就是眼前这个不要脸的货。

但他就是不说,他不想夸叶修,他要憋在肚子里。

不理解孙翔又在闹什么别扭,叶修自顾自地喝完了水,等歇息够了,继续扛着孙翔上路。

 

走了两天,翻上了第三座山。孙翔感觉自己全身都僵硬了,叶修前两天也因为和孙翔聊的太多,话没什么好聊的了。一人沉默地扛着另一人走着,孙翔的视野是冲着地面的,叶修不说话,他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只能无聊地数地上的小石头。

在数到地上第五百二十六颗石头的时候,孙翔感到叶修停了下来。接着他被放在了地上,依旧是脸望着天的平躺姿势。

叶修的影子投在他脸上,影子晃动了两下,他感觉叶修似乎朝不远处拜了一拜,接着便又将他扛起来,改道从另一条路上山。

“刚刚……你在拜什么?”叶修走了一会,什么也没说。孙翔实在是好奇,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叶修笑了一下,“只是一座无名之墓。”

“可是哪位真人葬在此处?”

“便不是哪位真人又如何?若是凡人之墓,惊扰了此地的长眠,就不得拜了?”叶修停了下来。

“早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凡人有什么好拜的。”孙翔不知叶修的心情,只是轻声嘟哝道。

“凡人之于修炼者如蝼蚁,凡人的生命之于修真者亦如一瞬,人生来命分贵贱,孙翔我问你,你在嘉世修炼,学的可是这些?”叶修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叶修从来没有这么正经地和他说过话,孙翔也不由得愣住了。但这些确实在修真界都是不必说的事实,叶修为什么突然较真了起来?

孙翔找不到话接,一时竟也无言。

叶修等了一会,见孙翔半天没有答话,回过神来,自顾自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边走边说道:“孙师弟,却邪既已认你为新主,说明你也是难得的纯刚正气之人,且你又是金属性单灵根的体质。金主杀伐,持却邪于你便是除魔卫道这一条路。但你又可知,何谓魔,何谓道?”

孙翔还是沉默,叶修又等了一会,孙翔这才慢慢地开口道:“道魔在于一念,一念生,为道,一念灭,为魔。”

“书背的不错。”叶修点了点头,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

“那叶师兄又觉得,何为道?”孙翔反问道。

“我虽有所感,但却无法道与你。”

孙翔翻了个白眼,道:“莫不是师兄也不知道,才说不可道。”

“道若可道,即非常道。”叶修没理会他的挑衅,“师弟,你以后该懂时,便自然会懂了。”

 

此番插曲过后,之后的路,两人便又是无话。

到了第五日正午,叶修终于扛着孙翔爬完了最后一座山。

 

-TBC

 

前面的章节应该都是挺慢热的,到目前为止伏笔已经不少了。

最近一直睡眠不太好,昨晚只睡了四个小时就醒了,仿佛在国外倒时差。今晚就早点更新打算早点休息,看文的崽们也要早点休息,最后谢谢一直在评论留言的那位妹子~


评论 ( 2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