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02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周泽楷走后,叶修闭上眼静静思考了一会,疑点有很多。

关于曾经的往事,首先,周泽楷说他原名为叶秋,但他却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名字是叶修。为什么之前会用那个叫叶秋的名字呢?此为一。

其次,在周泽楷的描述中,叶秋此人品行方正,而且很宅。整天待在门派里,没有什么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没什么机会与魔道接触,要接触也是被同门陷害,自己修为被废一事怕是另有隐情。此为二。

再说到周泽楷此人,叶修观察到他的道服是轮回宗一派的,虽说轮回宗离嘉世不远,御剑几个时辰便能来回,但怎么说两人也不可能是同门。那么两人又是怎么认识的?而且怕不是只有点头之交的关系,若是只有点头之交,对方还不至于会救自己。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将他俱断的经脉接回去的就是周泽楷,只怕废了不小的工夫。周泽楷说自己对他有知遇之恩,也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此为三。

总之,现在的信息还是太少,况且自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修思考完也就不想了,他灵机一动,聚起微弱的神识查看自己的经脉。只见自己的经脉已经连接无恙,毕竟躺了十年,该接好的已经都接好了,只是曾经撕裂过的旧伤还在,丹田也还是破损的,让全身都疼痛不已。他没有运功的记忆,只能凭感觉调动着体内残存的真气,在体内缓慢地行走了一个周天。

这一周天走完,他感觉经脉又强韧了一些,但是却已经疲惫不堪,大汗淋漓了。

他睁开眼,发现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坐在他的面前,正专注地盯着他看。

“前辈。”见他运完功,周泽楷拿出一个瓷瓶,开口道,“我拿药来了。”

“小周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叶修接过周泽楷给他的丹药,也不问问是什么就吃了下去。周泽楷既然已经跑了个来回了,应该是在他运功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

“和前辈分开有五个时辰了。”周泽楷老实答道。

“五个时辰你就回来了?”叶修差点被丹药噎到,“你又不住在这里,跑那么勤干嘛。”

周泽楷的眼睛眨了眨,叶修见他一弹指,山洞里的蜡烛噌噌噌地一个接着一个亮起来,照亮了不远处的另一床被子。

好家伙,还真睡在这里。

见周泽楷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叶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住这就住这吧,都是男人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叶修吃完周泽楷给他的药,过了一会,突然感到体内一阵燥热,经脉开始颤抖。

他吃下去的时候已经感到这药有点不像周泽楷之前留给他的那些,但是经由之前的分析,他相信周泽楷对他没有恶意,所以还是咽了下去。哪知道这药这么不同寻常,叶修用神识扫视体内,只见破碎的丹田一阵翻涌,绞起疼痛来一阵一阵的。

“前辈,静心,运气。”叶修感觉到从肩上传来一阵暖意,周泽楷正在将自己的真气渡过来,引导他体内的真气向丹田流动。

叶修定了定心神,跟着周泽楷的引导,再次运行真气在经脉里运转。

神奇的是,真气运行的经脉自动修复起了旧伤,运行过的完整如新,看不出曾经受过严重的创伤。在运行到丹田处时,破碎的丹田自动开始聚拢,原本剧烈动荡的丹田再次回归宁静。

叶修就这样,跟着周泽楷的引导,再次将真气运转过了一个周天。等他睁开眼时,惊讶地发现全身的酸痛已经消失,重聚如新的丹田似乎又能聚起,他又可以重新修炼了。

叶修突然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发现并无大碍。又跳了两下,脚步十分轻盈。此时他望向周泽楷,眼神就有些复杂了。只要不傻都能猜出是周泽楷给他的药发挥的作用,但是能将经脉修补如初,将丹田重聚,这药何止来历不凡,怕是都可以起死回生了。

周泽楷原本看见叶修能下地走路了,嘴角的笑容还没收起来,看到叶修朝他这边看过来,解释道:“因为,这个药自己运功才有用,所以,现在才给前辈用。”

看着眼前的人和自己解释着,叶修喉结动了动,想问的话突然说不出口。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如果是曾经的自己,天资聪颖,前途不可限量,对自己好还说得过去。但为什么现在他明明已经落下了神坛,还有人对自己这么好。

叶修看着周泽楷认真地看着自己,那么真诚的眼神,漆黑的眼眸里好像只装得下叶修一个人。叶修什么也问不出口了,感觉任何对周泽楷别有目的的猜测都是对眼前这个人的侮辱。

叶修相信自己与生俱来的感觉,所以他不问了。

叶修又在原地走了几圈之后,周泽楷便劝他休息了,毕竟身体刚恢复,还是多多休养比较好。对于周泽楷的建议,叶修没有异议,他充分相信周泽楷,所以很快就脱了鞋躺下了。在他躺下后周泽楷帮他掖了掖被子,一弹指,蜡烛又一个个灭了下去。

黑暗中,叶修听见周泽楷走到另一边上了床的声音,他翻了个身,很快合上了眼。

 

周泽楷感觉自己很久没有做梦了。自从他见到叶秋满身是血倒在台上的样子后,他便被噩梦缠身,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入眠。

修炼之人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只是精神会有些虚弱,周泽楷不想再梦到那样的场景,所以他选择不睡,算起来这是他十年以来第一次入眠。

这一次也许是因为叶秋醒来让他终于放下心中的结,他梦见了初次见到叶秋的时候。

那一年他刚满十五岁,跟着掌门师尊来到嘉世拜访。掌门和随行的长老们都去议事了,他们这些小辈在嘉世弟子的带领下四处参观。

带领他们参观的是一位名叫刘皓的师兄,当时他们正在参观嘉世供奉祖先的祠堂,刘皓滔滔不绝地为他们讲解着,讲到创立嘉世道宗的仙君,却在这时一个枣核飞了过来,弹到刘皓的后脑勺,疼得他哎哟一声。

“谁啊!”刘皓咬牙切齿道,一抬头便看见了坐在房梁上嚼着大枣的人。

“我。”被刘皓瞪着的人笑眯眯地一只手捧着枣子,举起了另一只手,双腿晃荡了两下,随后一个用力,从房梁上稳稳当当地落了下来,白衣飘飘,端得是仙风道骨。

“叶秋!怎么又是你!”刘皓冲过去提起那人的衣领就要揍他。

“同门内不准私斗,上个礼拜被罚挑了一礼拜水你又忘啦。”叶秋抬起手在了两人中间,“况且我只是来提醒你,你讲的不对,嘉世道宗的创立应该是从嘉王朝起的,没有嘉王朝的积累,也就没有后面修炼得道的真仙。”

“那些凡人怎么会是咱们的祖宗,宗门自是要从飞仙的老祖才是认祖归宗,你别以为你是首席就可以随心所欲篡改历史,也不怕老祖们听到自己和凡人相提并论,气得降雷把你给劈了。”刘皓愤愤不平道。

“话不能这么说,谁不是从凡人修炼过来的呢。”叶秋看着他,摇了摇头,“既然你这么瞧不起凡人,我也不想与你多说,你带他们参观着吧。”

说完叶秋挥了挥手,捧着他那些枣,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泽楷从见到叶秋那一刻起就一直盯着他看,眼珠子都没转一下。他觉得这个师兄不一样,很不一样,但具体哪里特别,他又说不上来。

刘皓朝叶秋走远的方向,在他背后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吐完后,他看见参观队伍里的一个少年举起了手。

“干什么?”刘皓皱了皱眉。

“腹痛。”周泽楷面不改色地撒着谎,眼神十分真诚。

“去去去,灵药堂往那边走。”刘皓给周泽楷指了个方向,周泽楷谢过刘皓后就捂着肚子往说的方向走了两步,直到逐渐走出了大部队的视野后,他才重新直起身,往叶秋离开的方向赶去。

叶秋本身没有什么急事,所以慢慢悠悠的,也并没有走多远。周泽楷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边啃着枣子边蹲着逗猫玩,一副悠闲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那个传说中刻苦修炼,年纪轻轻就突破了金丹的天才。

叶秋感觉到有人靠近,抬起了脑袋,见到是个轮回宗来的弟子,也不恼,以为不是来找他的,于是低下头,继续逗他的猫。

周泽楷见叶秋没理他,也没有说话。他本来就不怎么爱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了叶秋的旁边,也蹲了下来,盯着那只花斑猫看。

周泽楷蹲下来的时候,叶秋感觉到了,只当他也对这只猫有兴趣。结果到后来他逗猫逗得都没劲了,脚都有点麻了,周泽楷还是蹲在他旁边没有动。

“奇怪的小鬼。”叶秋轻声嘟哝道。

叶秋声音很轻,但是周泽楷还是听见了。

他轻笑了一声,没有作答。

 

-TBC


评论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