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堆粮,没有存稿。
欢迎评论,禁止一键转载。
周叶only。

© 入木九日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不可道 01

*修真文,有私设,正剧流

*周叶only,没有其他CP

*更新不定,谨慎入坑

 


叶修缓缓睁开眼,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天然的石洞。洞内有些黑暗,只有一根燃了一半的蜡烛用颤巍巍的火焰照亮着这个石洞。

几乎是在他睁眼的同时,他感觉到了身旁有动静,他知道了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山洞里。

他想坐起身来看看是什么情况,然而这一动发现竟然全身都疼痛了起来。那种剧烈的疼痛感像是被人打碎过骨头又重组了起来,他挣扎了一会发现自己的手臂因为疼痛无法支撑起来。他身旁的人看到了这种情况立马在他即将再次倒在地下前,用自己的手臂撑住了他的后背,将他扶坐了起来。

而叶修也终于能在烛光下看清了这个帮助了自己的人。

高挺的鼻梁,英气的剑眉,脸庞英俊得无可挑剔,应是个极尽锋芒的人物。然而那人看自己的眼神却十分柔软,眼眸清澈又深不见底,怕是小姑娘见了没几个能抵挡住的。

“多谢道友。”叶修说道,嗓音却有些暗哑。

那人扶着他的手臂一僵,叶修感觉自己仿佛能从那个人的眼神里看出无措的情绪,但也是转瞬即逝。

“……不用谢。”对方礼貌地回了三个字。

那人本是打坐的姿势,他另一只手臂也伸了过来,穿过叶修的膝弯处,将叶修整个人打横抱在了怀里,想是这样能让他坐的舒服一点。

虽然这姿势怎么看怎么古怪,但叶修毕竟不是这么拘小节的人,对方的好意他也不能不接受。

他咳了两声问道:“在下叶修,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周泽楷。”对方答道。

“周兄啊。”叶修笑眯眯地称呼道。

哪知道周泽楷一听到后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沮丧。

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

“周兄你怎么了?”叶修不解道。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表情十分委屈。

“周大哥?周道友?周同学?”叶修实在是不明白这满腹委屈的孩子到底是哪里突然不对了,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脑袋。

“小周?”

在叶修随口喊到不知道第几个称呼的时候,周泽楷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叶修表示,他打死都没想到会是称呼的问题。

“小周。”他又试着叫了一声,周泽楷的表情瞬间晴朗,又变回那个温柔如水的眼神。

“嗯,前辈。”他应道。

叶修愣住了。

“等等,你之前认识我啊?”

“嗯。”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啊?” 

“前辈,刚醒……”周泽楷又委屈上了。

“好好好,那小周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叶修接着问道。

周泽楷眼神暗了暗,一种难言的情绪在他的眼神里漫延。叶修见他欲言又止,猜到这里面怕是另有隐情。

“没事你尽管说。”叶修将声音放得柔和,“我什么事也记不得了,而且怕是之前经脉俱断,我已经猜到不会是什么好事了。”

周泽楷抱着叶修的手臂颤了颤,过了许久才终于点了点头。

从周泽楷口中,叶修得知自己原本名为叶秋,是嘉世道宗的掌门弟子,年纪轻轻便结成了元婴,是为嘉世的首席弟子,掌门的继承人,前途本一片光明。但在十年前的宗门大比中,嘉世的叶秋被查出在比试中使用了魔气。被嘉世长老陶轩骂为叛徒,一掌废去全身修为,伤筋断骨,同时形神俱伤,昏迷不醒了整整十年,醒来后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原本的天才就此陨落,而天才的修炼神速也被归为了是因修炼魔功才能毫无阻碍地快速进阶,身败名裂大抵便是如此吧。

周泽楷说到最后似有些不忍,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反正他失忆了,听起来就像是别人的事一样。他眼睛转了转,又问道:“我现在是不是身败名裂?”

“嗯。”

“如果我出现是不是人人喊打?”

“嗯。”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叶修眯了眯眼睛,看向周泽楷。周泽楷看起来十分真诚,但是这不代表叶修不能怀疑他的目的。

“前辈……对我有知遇之恩。”周泽楷唇翕颤了颤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只是这样吗?”叶修笑道。

周泽楷低下头,不再说话。叶修知道,怕是不止如此,而周泽楷不想骗他,只能选择沉默。

周泽楷沉默了好久,叶修旁敲侧击了半天,眼看这孩子铁了心,着实无法再从他嘴里再撬出什么,只能不甘心的放弃。

“好了好了我放弃,不问了。”叶修投降,“我头有点晕,你让我靠着石壁坐一会,我看你也不像是这么闲的人,你如果有事的话去忙吧。”

周泽楷终于抬起了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将叶修放在石壁边上,好让他的背能靠着坐会。

“那前辈,好好休养。”

脑内传音的另一头,江波涛已经快叫破了喉咙,周泽楷也知道他必须要回去了。

他为叶修留了些辟谷丹与伤药,将叶修安置好了之后,约定好明天再来看他。接着他来到洞口,将禁制又加固了一遍,不仅妖兽闯不进来,怕是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了。确保万无一失后,他这才御剑赶回轮回宗。

 

周泽楷赶回去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在山脚下的大门口等着他了。

“掌门。”江波涛行礼道。

“嗯。”周泽楷点头回应了一下,便和江波涛往山上走,边走边会有路过的弟子向他们行礼。

“掌门这次怎么去了那么久?以往不是将那里收拾好了就马上回来的吗?”江波涛问道。

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没有说话。

江波涛一惊,道:“那位……难不成醒了?”

“嗯。”周泽楷回道,原本面无表情的掌门,此时神采变得柔和,“和他说了很多。”

“等等,你有没有告诉他……?”江波涛瞪大了眼睛,有些支支吾吾。

“……没有。”周泽楷低下头,表情有些落寞,“我打算,慢慢来。”

叶秋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许不会接受已经和他结成道侣的事实。一想到前辈有可能不接受他,周泽楷的内心就很慌乱。

然而这份慌乱远比不上当年叶秋在台上被陶轩一掌废掉时他内心的恐慌,如果不是事后江波涛用计让他能秘密救下叶秋,他估计早已经疯魔了。在这十年间叶秋一直沉睡不醒,他的心也逐渐下沉,静如一滩死水。如今叶秋醒来,他的心脏仿佛又重新跳动了起来,已经十年没有体会过这种为一个人慌乱的感觉了。

江波涛看着自家掌门这个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既是为这两人,也是为叶秋惋惜。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白衣少年,在宗门大比上的亮相惊艳四座,擂台赛从无败绩,从第一战一直站到了最后,是怎样的天之骄子,怎样的意气风发。

然而却在一朝一夕之间被打落神坛,原来站的有多高,就摔得有多惨。

也幸好叶秋终于醒过来了,不然掌门的心魔怕是要无解了。

江波涛定了定心,向周泽楷汇报宗门最近的情况。

但愿叶秋还是不要知道当年令他如此的真相才好。

 

-TBC

 

最近热衷修真,于是开了一个大坑,到处埋点线

本文的晋阶划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洞虚、大乘、渡劫


评论 ( 5 )
热度 ( 77 )